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净土》杂志

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什么我还不换手机——谈谈手机对学修佛法的负面影响  

来自   2018-05-10 08:52:33|  分类: 2017年第6期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为什么我还不换手机——谈谈手机对学修佛法的负面影响 - 《净土》杂志 - 《净土》杂志

 

《净土》2017年第6期    文/明观

 手机作为现代社会的便携通讯工具,最初的基本功能仅限于接打电话、收发短信,由于具有远程沟通功能,它的作用和影响力逐步提升。近年来,随着智能手机及手机微信平台的推出与普及,人们的沟通交流变得更为便捷,互相加微信好友,已成为彼此互动的常见方式。

  但我自己至今一直没有使用微信。每当有朋友问我要微信号,而我却回答说“抱歉,我没有使用微信”时,他们都是一脸诧异地问:“为什么不使用微信呢?”我只好解释说:“装上微信,手机就特别卡。”朋友就说:“噢,那是你的手机太老土了,内存太小导致的。你换个新的智能手机就好了,现在的智能手机内存都比较大。”

  我的手机确实老土,三星的智能机,已经用了四年多了,朋友、同学纷纷劝我换手机,连我家先生也都劝说我换个手机。我被劝说不过的时候也会煞有介事地表示要换,但是到真正要买的时候就犹豫了,所以到现在也还是在用那部老土的三星手机。

  到底有什么原因“障碍”着我换手机呢?我仔细地审视了一番,发现我内心对手机颇有一些“不良印象”,这些不良印象涉及到手机对生活、工作、学修各个方面的负面影响,下面我就谈谈与学修佛法有关的负面影响。

  《楞严经》记载,观世音菩萨是“从闻思修,入三摩地”的。这给我们指出了学修佛法的路径就是“闻思修”——我们只有通过闻思修,才能获得闻慧、思慧、修慧,有了闻思修三慧,才能够纳法入心,最终令心成为法的体性,这样才能在心上成就法。所以闻思修对我们而言就是非常重要的法行,是需要高度重视的,是需要为其提供种种顺缘的,然而,无所不在的手机现在却成了闻思修的违缘。

 

  一、手机障碍闻慧的生起

  闻慧,也叫闻所成慧,指通过听闻经教而产生的智慧。闻慧当中包含有两分内容:一分是忆持住了文句;另一分是明白了文句所表达的法义。如果我们听完一段经文的讲解,大概的文句也记不住,文句所表达的法义(注:非指知识上的法义理解,而是指心里的一种领悟)也没有弄明白,那么闻慧就没有生起。

  抛开宿世的善根不说,仅就现世的听闻而言,想要生起闻慧,需要我们在听法时全神贯注、专心致志——也就是说要具有足够的专注力。如果我们听法时心不专注于法师讲法的声音,而是缘念别的琐事,那么不论是对文句的忆持,还是对法义的理解,都是难以成办的。

  而手机对我们的损害之一就是:摧毁我们闻法时的专注力,障碍闻慧的生起。举一个现场共修的例子:大家正在一起看法师讲课的视频,法师讲得很精彩,道友们听得很投入,会心的笑声时不时地响起。忽然,一串音乐声响起来,盖住了法师讲法的声音——是谁的手机铃在响?大家纷纷把头转向了响铃之处,只见一位道友慌慌张张地拿起手机,走出门去接电话。在这场小小的骚动中,之前专注的听法气氛荡然无存,有人眼睛虽然还在看着电视屏幕,但却皱起了眉头,有人把脸转向了屏幕之外的地方,还有人开始翻看自己的手机……这样的场景,大家是不是非常熟悉呢?

   我们的生活已经被各式各样的琐事所充满,难得有专门的闻法时间,当我们摆脱各种违缘,来到听法现场的时候,平日须臾不离的手机也跟着进了听法的现场,然后这难得的闻法因缘就这样被手机搞砸了。

  如果单单是手机铃声的问题,倒也简单,设置静音就可以了。但事情并不这么简单。很多时候,如果我不关闭手机,仅仅是把手机调成静音,我总是忍不住听着听着课就要瞄一眼手机,看看听课的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什么电话或信息进来。又假如我把手机设置了震动状态,那就会出现另一种情况:在听法中,我只要感觉到有微微的震动感或震动波,就会下意识地立马去翻找自己的手机,想赶紧挂掉电话。上面所说的这两种情况,表明我的心已经没有缘在法上了,如果这时候有人问我,刚才法师讲的是什么内容,我只有用一脸的茫然来作回答。

  这样的闻法,又怎么能奢望生起闻慧呢?

 

  二、手机障碍思慧的生起

  思慧,也叫思所成慧,指在闻慧的基础上进一步地思惟、抉择法义而产生的智慧。思慧比闻慧更进了一步,是指内心里已经排除了疑惑,建立起了一种不可动摇的观念。

  闻思修三慧,打个比方来说: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通常说的“知道”了,大约类似于闻慧;“决定”了,大约类似于“思慧”;“做到”了,大约类似于“修慧”。我们常常会反问自己:我明明“知道”,但为什么“做不到”呢?究其原因就是缺乏中间的那个“决定”的环节。

  那么,思慧是怎么生起的呢?思慧是在深入细致地思惟法义中逐渐地生起来的,而深入细致的思惟需要有一种宁静、专注的心态——在一种无有干扰的宁静状态下,专注地思惟,才有可能达至深入细致的层面,从而生起思慧。

  而手机对我们的损害恰恰是:手机令我们的心不得安宁,无法进入深细的思惟层面,障碍思慧的生起。

  比如说,我在手机上发出了一条信息,约人一起出去吃饭,在等待对方回复信息的期间,我的内心一直处于隐隐的不安状态:他(她)看到我的信息了吗?他(她)什么时候回复我呢?他(她)会不会不去?在这种状态下,我怎么能够深入细致地思惟法义呢?

  再比如说,我正在参加清晨的网络早读共修,外面天还没有亮,非常安静,没有任何的嘈杂声,无人搅扰,也没有其他杂事干扰,我一边在网络上听着其他道友读法本,一边随文思惟:噢,这段开示说的就是我的情况呀,我天天在网络上浏览,就是在空耗我的宝贵人身,一旦大限来临,我只有懊悔和恐惧啊;啊,这一段开示也把我的问题点出来了,我内心里充满了断见,那么怕死,就是怕这个我如此挚爱的“我”,一死就彻底地消亡了,好像从来没有到这个世界来过一样,这多么恐怖啊……就这样思惟着,惭愧心、忏悔心、感恩心随之生起,整个人都处于法的沐浴中。忽然,来了一个电话,是家人的电话,接通后说了一通家里的事情,等放下电话的时候,就找不到大家读到哪了,再等找到读的地方后,之前的状态怎么也提不起来了……

  一位大德曾经说:“口一动,心就在动。”确乎如此。深细的思惟最好是在静默中进行,而手机作为一个通讯工具,其功能就是让人交流沟通的,与需要静默的状态完全相反。我们的心被手机带到了喧闹的、肤浅的、频繁的与他人的交流中,哪里还能够给自己留下一个静默的空间,让自己去进行深入地思惟呢?

  仔细想想,这样长时在手机的陪伴中,思慧怎么会有因缘生得起来呢?

 

  三、手机障碍修慧的生起

  修慧,也叫修所成慧,就是让心持续地安住在思慧所决定的善所缘上而产生的智慧。修慧是指已经证得思慧所决定的那些法了,也就是心和法是同一味了。

  修慧的生起,来自于修,修也叫“串习”,串习到一定量的时候,所缘之境就会稳固地显现在心上。“修”有两个关要:一是要令心持续地安住于所缘境上;二是所缘境一定是善所缘境,而非恶所缘境。

  手机恰恰违背了“修”的这两个关要:一、手机破坏心的持续安住状态;二、手机提供的所缘境,绝大多数都是恶所缘境、染污境。

  (一)手机破坏心的持续安住状态

  我们举一个共修念佛的例子来说明。

  说到念佛,我非常惭愧,平日在家,要忙的杂事很多,很少说用大量集中的时间去专门念佛,所以心里就特别期盼参加东林祖庭的佛七,那意味着有连续七天,每天持续十几个小时的念佛,这么集中、持续、长时间的念佛,那效果该有多好啊。

  终于,因缘具足,来到了心中的圣地——东林祖庭参加佛七了。大念佛堂里,三千多人那低沉、缓慢、和谐一致的念佛声,宛如大海的浪潮声一般气势恢宏,把我的心给牢牢地抓住了。神奇的是,在大念佛堂听到大众的海潮音的同时,也能够了了分明地听到自己的念佛声。我随着念佛的队伍缓慢地行走着,微闭双目,沉浸在佛号声中,逐渐地,内心开始变得清明、安宁,感觉时间好像都停止了,法喜从内心生起。

  忽然,念佛堂的某处响起了刺耳的手机铃声,在念佛停顿的间隙,这铃声显得异常尖锐,把我从内心的境界中猛地拉了出来。我惊愕地睁开了眼睛,看向响铃处。刺耳的铃声持续地响着,更多的人开始把脸扭向响铃处。一时间,有些人受手机铃声的影响,停止了念佛,那气势磅礴的海潮音顿时衰弱下来……

  “大众熏修希胜进,十地顿超无难事。”这个偈颂,说的是大众共修的功德力极大,共修的效果极其殊胜,可以达到个人独自修法无法企及的高度。然而,念佛堂里每一次响起的手机铃声,都是对大众共修的一次破坏,当大家在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”地念佛时,它刺激着众人的耳根,把众人从自念自听的境界中拉出来,使众人不能够把心持续地安住在佛号上。

  当我们千里迢迢来到寺院参加佛七的时候,那是放下了世间的琐事,一心为了积攒往生资粮而来,为什么就放不下一个手机,任由它来破坏自他的修持,破坏自他的往生大事呢?

  关于修,我最常听到的一个比方就是烧水:水要烧到一百度才能开,如果持续地烧,很快就能够开;如果中间烧烧停停,刚有点热又冷却,那就不知道到何时才能把水烧开。

  同样地,如果我们在念佛时还这样离不开手机,那要到何时才会出现念佛的成效——“必定见佛”呢?

  (二)手机呈现的多数是恶所缘境

  拿手机最基本的通话功能来说,我们用手机通话时,有多少时候是在说法上的语言呢?是不是多数时候都在说绮语呢?比如说,我就常常为自己电话打得太久,浪费了时间而苦恼,也反思过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久的无聊话,原因有多种:有时候是心里觉得先挂对方电话太自我了,所以就顺着对方的意思没话找话说;还有些时候是我自己遇到了高兴或难过的事情,非要把事情向对方反复地说几遍才罢休。反观这些通话,有没有以“娑婆是苦”的正见来说事呢?基本没有,反而都是在“娑婆有乐”的见地下,谈论如何在现世中寻找安乐、避开痛苦。有没有以对阿弥陀佛的信心来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呢?也基本没有,反而是在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中,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——如果真对阿弥陀佛有信心的话,就心得大安了,哪会有那么多的患得患失呢?像这些和正法无关的闲话,岂不都是绮语?

  再说在手机上浏览网页,网页上乱七八糟的内容很多,各种广告弹窗让人不胜厌烦,即便去寻找佛法方面的资讯,也免不了会看到那些染污的内容。尤其是在手机上能够看影视剧,能够打游戏。影视剧所宣扬的多数是杀盗淫妄酒,游戏更是把人带入那种杀盗淫妄的场景中,在心里去模拟操作。

  有位法师说:“不合理且无节制地使用手机,与所修的法相违。”的确,我们在使用手机时,多数时候是在不断地串习手机上所提供的那些恶所缘境,串习到恶法在我们的心中“任运自成”,不必费力地可以自然生起的程度。

  想想看,如果这样不断地串习恶所缘境,我们还能够修得起善法吗?修慧又如何会凭空产生呢?

  综上所述,如果对手机的使用不加节制,容易产生这些常见的不良影响,就会成为闻思修的违缘。

 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手机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的物品,仅是外在的境缘。智人治心不治境,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还是要调整自心。万境本闲,唯心自闹。心若不生,境自如如。

  知幻即离,我们可以选择性地舍离手机,比如在现场听法、早读共修、精进念佛时关闭手机。减少使用手机聊天的频率,少说一句话,多念一声佛。万缘东谢,一意西驰。不断地串习善所缘境,才容易与所修的法相应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