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净土》杂志

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智信与福信  

来自   2017-07-06 08:20:01|  分类: 2017年第2期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智信与福信 - 《净土》杂志 - 《净土》杂志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智信与福信   

《净土》杂志2017年第2  /释虚鉴

“信”之概说

      “信”之于佛法修行的重要性,《华严经》偈一语以道之:“信为道元功德母,长养一切诸善法。”无论是圣道门(通途)或净土门,所有的善法都必须靠“信”来长养。“信”是圣道门的入道之基,而对于净土门来说,则是成就修行的一种成始成终的核心要件,因为念佛往生净土一法,完全肇立于佛的果地觉层面,唯佛与佛方能究尽,我辈凡夫不能知其少分,是故离却其“信”,则概莫能入,终将一事无成。

      “信”之定义,《成唯识论》有简洁扼要的说明:“于实德能,深忍乐欲,心净为性。”概言之,即为深忍、乐欲、心净三个层面,深深地认可肯定,真心好乐而追求,且自净其心,不著染污,不图人天福报而直趣解脱大道。

      关于“信”的内容,圣道门与净土门不尽相同,各有侧重。圣道门在“信”的前提下,依循着“信教、解理、修行、证果”的次第有序进行;净土门的“信、愿、行”亦具有着由信启愿、由愿导行的次第关系,但这三者随举一法,则另外二者尽在其中。具体到净土之“信”,历代祖师均有详尽说明,且各自从不同侧面予以阐发,归纳起来有“二有”(有西方极乐世界及阿弥陀佛)之信,此为展开净土门的最初元点,即信受阿弥陀佛的救度,信称名必生。蕅益大师概括为自他因果事理的六信。善导大师则从机法契入,提出了“二种深信”之重要开示:一信我机之出离无望,二信他佛之大愿大慈大力,“乘彼愿力,定得往生”。

 

不可思议的净土法门

人与人交往,国与国往来,或以礼行事,或以理行事,或以法行事,总之都有一定的轨则,非此则势必乱成一团。世间万事万物,总是先明其理而行其事,终至得其功。但在佛法修行中,尤其是仰仗弥陀愿力救度的净土法门,若事事都得先明其理,非弄个水落石出而不跨出一步的话,恐怕终生都将原地踏步了,故古今大德有将净土法门形象地称为“不讲道理”的法门。不是没有教理,而是面对我等“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”的现实状况,一切道理我们何以能领解?对于越三祇于一念、齐诸圣于片言的超世玄义,我们又何能窥其堂奥?其理之深邃与吾机之陋劣,不啻天渊悬隔,根本不在一个层面、不在一个论域,并非无法可讲,而是多数人无法领悟。

莫说我辈陋劣凡夫,就是证果罗汉、声闻、缘觉,对于念佛得以往生之奥妙,也是一知半解,大乘菩萨犹有诸多不解之失。由此则深知唯有“信”可得入,准此而行方能成就。

      释迦世尊在《佛说无量寿经》和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中多处感叹此法之难信难宣。蕅益大师在《弥陀要解》里对此也有精辟的论述,此不赘述。既无“道理”可讲,而又要让我辈深信不疑,这真是令许许多多净业行人难以逾越的一个“黑洞”。为此,古大德提出了“解信”和“仰信”之说,以此作为可供行者选择的两条信入的路径和方法。

 

智信与福信

       解信与仰信,是从“信”之果的角度切入,在此笔者稍稍作一调整,从“信”之因上作些探讨,即智信和福信,智信之因得解信之果,福信之因得仰信之果。

       关于福与智的关系,究实而论,二者实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,犹如手心与手背的关系。智有多深,福就有多长;福有多厚,也必然昭示其智有多高。但众生以分别业习,加之机缘千差万别,契入点总是有所不同,且也很难在二者的总体性上予以完整把握。而以智入的解信,却是一个烧红的铁疙瘩,令人无从下嘴。相较而言,单纯地积累福德则容易得多。古德有“福至心灵”一说,至者,极也,福德积集至一定程度,自然引发质变而心开意解。故注重实行才是真正下手处。

       我们理解“信解行证”之修行次第,可以把它视作一个封闭的圆环,不能机械绝对地说哪里是起点,在一个圆环上,处处都可以是起点。既然“解”依赖于福,“福”又有待于行的积集,我们不妨就先行起来,不论信不信,行起来再说。而所有的行持中,又莫过于念佛的功效最为显著。经言(大意):日行千里,行之千年,所过之地尽一切宝藏供养于佛,获福甚大;而末法时期,众生称佛一声,其福更大于彼。

       念到极处,彼佛十二光种种调摄,自然障消慧朗,也可谓净土门之“行起解绝”。“行起”之“起”,印光大师有精辟论述,大师在《复范古农居士书一》中说:“愚谓起之一字,义当作极。唯其用力之极,故致能所双忘,一心彻露。行若未极,虽能观念,则有能有所,全是凡情用事,全是知见分别,全是知解,何能得其真实利益?唯其用力及极,则能所情见消灭,本有真心发现。故古有死木头人,后来道风,辉映古今,其利益皆在极之一字耳。”足见行之重要,更见“行起”之重要,即行极之重要。念佛的利益,即超乎世人凡情和逻辑思维,则不妨如印光大师所言,尽管“颛蒙念佛”,自得实益。念佛能增福,而之所以能念,又无不依赖于宿福的激发,有福方能念佛,念佛又增益福德,二者互为因果。在封闭的圆环上,任何一点都可是起点,也可是终点,端看各自的因缘了,凡有行入,无不归益。

       但纵有宿福,也必依待于外缘的那么一次激活,总归要有所谓“第一次推力”的作用。这样,善知识的善巧因缘又显得尤为重要了。现实生活中,确乎有那么多的行者,考其一生行持,根本就谈不上“智”,更遑论“解”,仅因善知识平常因缘而能启宿福,一闻即信,一信即行而得益。笔者姑举二例以明之。

       一为笔者(那时尚未出家)家中二十年前的小保姆,是来自农村的一位十六岁小妹,只有小学文化,父亲是屠夫,家里没有一个人信佛。刚来时,我们即让其学佛,教念阿弥陀佛,没想到她一口就承担了,并言她自小就喜欢佛菩萨,有时在山里偶尔经过破庙小庙,自己就忍不住要进去拜,她妈为此多次嘲笑她,说你一个小姑娘家,啥也不懂,拜啥子拜。为什么要去拜,她自己也说不明白,只是看到一些破庙,由于天上漏雨,佛菩萨像(其实很多仙道神像掺杂其中的)被淋得走样了,心里就很难过。而今一听说念阿弥陀佛,而且还可以往生到极乐世界,她自然很是高兴,从此就深信不疑,至今整整二十年了。

       另一位是九十岁时往生的文盲老太婆。八十八岁时要求女儿送她到寺里,那时还不懂求往生,想的是要“升天”。她大约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四处朝山拜佛,对观音菩萨很有信心,一心就想死后能超生,对这个世界有很深的厌离心。我们得知她的心思后,就跟她讲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大愿救度的事,告诉她去极乐世界与升天的区别,告诉她观音菩萨也信,而且观音菩萨在极乐世界还是阿弥陀佛的徒弟和助手呢,天上虽然也享福,但天福终有尽头,福享完了,还要堕落下来,而阿弥陀佛那里的极乐世界,一去就永远不会退转,永远就在那里享福了。就是这样简单的开示,一下子就改变了她的想法,她对极乐世界信受不疑,一心称名念佛。住寺一年半后,提前两月预知时至,非常庄严而顺利地往生,种种瑞相令人大生信向。

       度人很难吗?就笔者亲自经历的以上二例,实在轻轻松松,毫不费力。可是却又有那么多的人,笔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人家根本不当回事,或者是对佛法压根儿就不感冒,或者是虽诚心诚意学佛,却对净土法门瞧不上眼,对此又能奈其何哉?

       信者如是而信,如是而得,不信者如是不信,如是而失。一切全在于各自的善根福德,所谓善知识者,多数不过是在平凡事相上偶有所学而已。人家能信,全是人家的福德,由善知识之外缘开启。由此观之,注重行持,尽可能将万德洪名送到别人面前是何等重要。我们很难知道谁有善根福德,但名号一历耳根即永为道种,如果他是宿有善根福德者,则又是开启此善福之重要缘起。既然智信无望,唯有福信可入,而福信又离不开外在的必要缘起开启,所以我们无妨处处作个有心人,把阿弥陀佛名号送到千家万户,即便是百次千次的机缘才恰巧碰到那么一个,岂不也是大大的好事吗?况且一切功不唐捐,至少也是播下了道种,总有生生世世以后成就的时候。《净土》杂志二〇一五年第三期《行起解绝信心成就》一文中,作者写道:“在净业行人修行成就的过程中,一个善巧的因缘是必不可少的,虽然很多时候,这个因缘表现得那么简单、平实,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轻视它的重要性。”对此,笔者深有同感,因笔者认为无论是能有机缘深入净土法门,还是在多年的度化过程中,都是深深得益于“一个善巧的因缘”。

       一九九四年二月观音圣诞期间,笔者带几位信众去峨眉山皈依、朝拜,在两天的朝山过程中,数数与一位始终沉默无言的游僧逢遇。那时我虽已皈依修学三年,并多少有些体悟,但心底里始终还是有着隐隐的疑虑。既然数数逢遇此僧,想必是大有其缘吧。第二天最后一次相遇时,我向他提了个“简单”的问题,即六道轮回究竟是有还是没有。按理说应该信其有,但又总是觉得心里没底,希望能一锤定音,得个踏实,因之有此一问。游僧一字一顿地答:“你就念南无阿弥陀佛。”这显然是答非所问,我以为他没听清楚问题,便又重新清晰地问了一遍,没想到他依旧一字一顿地答:“你就念南无阿弥陀佛。”笔者当即心里一顿,好像有某个地方被击中了一般,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,也不再说什么了。虽然依旧迷糊,但从此就一直开始念南无阿弥陀佛。一路下来,生活境遇发生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,直至十多年后出家专修专弘净土法门。我经常向人提起,此一生之中最最重要的经历、最最重大的收获就是那年的峨眉山之行,一生当中读到最最紧要的经典就是游僧的“九字真经”——你就念南无阿弥陀佛!今也就郑重将此“真经”转供养给大众吧!珍重!珍重!

       纵然不知其所以然,姑且学学斋公斋婆,两眼一抹黑,蓦直念去,终有豁然开朗之时。佛不欺我,祖师不欺我,众多善知识不欺我。愿你——福至心灵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