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净土》杂志

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堕胎是我生命旅途中的一个黑洞  

来自   2017-07-17 09:37:28|  分类: 2017年第2期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堕胎是我生命旅途中的一个黑洞 - 《净土》杂志 - 《净土》杂志

 

堕胎是我生命旅途中的一个黑洞

《净土》杂志2017年第2  /张小尘

我一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事,就是曾堕掉两个胎儿,而此无知之举,竟使我之后的生命忽如黑洞一般,将种种苦痛一一招感而来。

那时候,我有一位年长的女性朋友,刚刚接触佛法,她隐隐觉得堕胎并不妥当,但又说不明白,只是干着急。时隔多年,我依然还清晰地记得她的神情:婉惜、无奈、欲言又止。假如当时她能对我说得透一些,能坚定地拦阻我,或许就不会发生如此恨事,假如……可惜没有“假如”。

 

“它”还不是生命

二〇〇五年冬,我和男友婚前同居一年多后,终于出了“意外”——怀孕了。毕竟还未和双方家长见过面,毕竟还有一点羞耻心,又加上吃过避孕药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以“怕孩子畸形”为由做了无痛人流。

第一次拍B超,看到那一个小小的黑点,竟丝毫没有“这是我的孩子”这样的概念,认为只是比细胞大一点的“肉团”而已,只是未“进化”成“生命”的胚芽而已,所以,我们毫不疼惜地“打掉”了“它”。

多年以后,在百度搜到这样一段话——现代科学的结论是非常清楚的:“人类生命开始于受孕的时候。这是科学事实,……是一个证据确凿的事实,没有一个理性诚实,且有知识的科学家或医生能够否认这点。”这和佛教的认知是基本一致的,佛教认为生命是从神识投胎开始的,所谓“神识”,也就是阿赖耶识,便是脱离了前一个生命的“业力聚集体”(死亡之后的神识一般叫“中阴身”),是“业力聚合在一起的自我感觉”。当父母交媾之时,此阿赖耶识因一念无明爱染之心投入母胎,一个新的生命载体从此诞生。储存善恶种子的阿赖耶识与执着自我的末那识互为依存,也就是说佛教认为,当父精母血一结合,这个“胚胎”便有了自我意识,就开始执着于“这个胚胎就是我的生命”——这就是“人类生命开始于受孕的时候”。

然而,这个鲜活幼嫩的生命,若能生下定会是捧在手心上的宝贝,就这样被无知又冷血的父母亲自戕害了,而且是块块肢解绞杀而死——可如今我已覆水难收,悔恨太迟!

 

二次堕胎,幸福崩塌

堕胎以后,可能还有一点福报的缘故,我的身心似乎并未出现明显的变化,并如愿和男友结婚生子。

两年之后,我再次意外怀孕了,但一直想再生儿子的先生却似乎并不上心,婆婆的反应更是出奇的平淡。都说“一孕傻三年”,后来回想起来,当时自己的反应真不是一般的迟钝,对家人这些不合常理的态度,竟丝毫没有去细思深想。

从备孕到生产,再到把女儿带到三岁,几年间我几乎完全脱离了社会,实在厌倦了这种生活。而再生养一个孩子无论精力还是财力都投入甚大,便一直犹豫纠结着,这样直到怀孕两个月才去检查。医生说胎儿发育特别好,劝我生下来,还说已过了堕胎最佳时间,不能做无痛手术了。可我却铁了心不想生了,为了“无痛”,最后去一个私立医院把他打掉了。自己不想受丝毫手术之痛,却完全不顾惜亲生子女被寸寸绞杀的“撕裂之痛”,这是我日后最不能原谅自己的记忆“坑洞”。

这一次堕胎,大概是我“气数已尽”,后果渐渐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。先是身体元气大伤,气血越来越差;再是精神开始抑郁,连女儿都没心思再管,整天上网玩些游戏;而最令我猝不及防的是,在我身心俱疲的时候,有一天,先生的同事偷偷给我打来电话,告诉我说,先生和一个女同事买房同居已经几个月了!

我恍恍惚惚听完电话,几天都没能缓过神来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回想几个月来发生的事,才发现他借着投资房产的名义早把家里的存款都转移走了,甚至这几个月的生活费都没有按时给。我这才蓦然惊醒,我那引以为傲的幸福人生早已经崩塌了!

此后的日子难以简单用“煎熬”两字来形容,曾经以为会相伴一生的男人,竟变得如此陌生、绝情。公婆异常冷漠,也许他们早就打算要放弃我和女儿。而由背叛所带来的屈辱感,又使我抬不起头、甚至不敢出门。游魂般的过了一段时间,我忽然想起那个已经接触佛法的朋友,此时她已经学了几年,明理很多。这次她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和帮助。

 

梦中的秋千

二〇〇九年底,距堕第一个胎整整四年,我终于走进了佛门。

有时候我会想,人为何总是在遭遇困境后才愿意去了解佛法呢?如果不是现实的幻灭,我还在虚幻的美梦里寻找着天长地久。接触到佛法以后,生命中那些难以排解的痛苦和困惑才一一找到了答案。

佛法的道理是深刻、理性、科学的,但的确也会发生一些让现代人不可思议、难以接受的真实感应。一次我参加佛七,某天中午忽然感觉很困,然后倒头就“昏过去”了,恍惚间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背带裙的小姑娘,和我女儿长得很像,大概五六岁的样子,留着齐刘海,很是漂亮,她坐在一个秋千上,冲着我甜甜地笑,很开心的样子……仿佛过了很久,等我清醒过来看表,竟只走了不到五分钟。

在我诵经、拜佛之前,梦境是混乱的,很少有这样清晰、明了的境界。彼时虽然对佛法的道理是认可的,但对于某些“怪力乱神”的说法一直都疑疑惑惑,并没有真正信入。以佛法的深广和理性,为何还要宣扬什么“六道轮回”“阎罗鬼神”呢?即便短短一部《心经》,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——沾到其中一点点法味,就已能让古今多少学士文人叹为观止、五体投地,释迦牟尼佛何必还非得再讲出一部《地藏经》来,说“在大铁围山之内,其大地狱,有一十八所……”呢?在我当时看来这简直是“理性”和“愚迷”同时并存。

幸而凭着对“理性佛法”的信任和叹服,即使对某些内容还不十分理解,依然没有妨碍我去探索真理。诵经、拜佛、念佛、看开示占用了我绝大多数时间。我就想亲自去实践,来论证佛法所言是否真实。几年来,我和亲友的真实体验是超出从前的想象的,佛法的科学性就在于它是可以操作的、是可以被论证的,我感到无比庆幸。

到如今,我已明白“看不见”的未必不存在,这世间看不见的“真实存在”太多了。这“一十八所大地狱”所指,正是我们造作的恶业所呈现出来的果报,而这自然是超出人类认知的。回想似梦非梦中看见的小姑娘,我隐隐感到极有可能就是我第一个堕胎的孩子,我所做的诵经、念佛的功德大概使她获益了。

 

万法唯心,彼岸极乐

堕胎之事虽发生在女人身上,但种种情由,男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有人说,为什么都是男人造孽,女人受罪!男女情感之事,谈不上谁辜负了谁,每个人都是“自心取自心,非幻成幻法”,在各自的缘影生命中自作自受罢了。其实在因果法则中,又有哪个男人能够逍遥其外呢?

学佛后,我对先生的怨恨慢慢放下了,我们和平地结束了婚姻,女儿抚养权归了他。在此期间他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腰间盘脱出加重,一度患上了神经性耳聋;原本发展势头很好的事业也遇到困境,总是被甲方拖账;和第三者结合之后,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满,婆媳关系出现裂痕……先生的际遇,除与用情不专有直接关系外,谁又能说与堕胎毫无关系呢?有一天深夜,他忽然来电话,忏悔过往种种,几次说到哽咽。我也禁不住流下眼泪,为他高兴,也甚感欣慰,此时心内风光月霁、清亮明净,这正是佛法智慧给予我的真实受用啊!佛说“万法唯心造”,关于堕胎,我也曾发露忏悔、痛哭流涕,直到今天才逐渐明白,与其说是被堕胎的孩子不愿意放过我,更不如说是我的内心还有不少招感恶业的“黑洞”——种种的愚痴和自私:总是把罪业作真实想——“我”堕胎了,“我”造了地狱罪,“我”得赎罪,……一切围绕着“我”转,心量狭小,不离有所得心;再就是把学佛作交易想——时而觉得经也没少诵,忏也没少拜,这俩孩子大概走了吧……得失心、躁妄心、忆往期来之心此起彼伏。

经常听大安法师开示:我们自性具足佛全体功德、相好和智慧。我们自性本来清净,因恶缘造作堕胎罪业,但也并未染污自性,现在自然可以用清净因缘——阿弥陀佛万德洪名来将罪业消灭,如是因、如是缘、如是果,深信因果,妄心自息。莫思向前,已过不可得;但念弥陀,万法犹可休!

就如大安法师说的:“不要老是想着我犯这个戒,犯那个戒。你就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嘉宾、彼岸人——要作得生想。”与其总纠结孩子走还是没走,不如一心念佛,同登莲台,一起去做那极乐彼岸人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