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净土》杂志

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出家人为什么不礼敬君王? ——慧远大师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导读(五)  

来自   2017-06-24 10:42:35|  分类: 2017年第1期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出家人为什么不礼敬君王? ——慧远大师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导读(五) - 《净土》杂志 - 《净土》杂志

 

出家人为什么不礼敬君王?

——慧远大师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导读()

《净土》杂志2017年第1  /刘富国 王豆豆

 

原文:

  论成后,有退居[1]之宾,步朗月而宵游,相与共集法堂,因而问曰:“敬寻雅论,大归可见,殆无所间。一日试重研究,盖所未尽,亦少许处耳。意以为沙门德式,是变俗之殊制,道家之名器[2]。施于君亲,固宜略于形敬。今所疑者,谓甫创难就之业,远期化表之功,潜泽[3]无现法之效,来报玄而未应。乃令王公献供,信士屈体。得无坐受其德,陷乎早计之累,虚沾其惠,贻夫素餐之讥耶?”

主人良久乃应曰:“请为诸贤近取其类。有人于此奉宣时命,远通殊方九译[4]之俗。问王者当资以糇粮[5],锡[6]以舆服否?”答曰:“然。”

主人曰:“类可寻矣。夫称沙门者,何耶?谓其发蒙俗之幽昏,启化表之玄路。方将以兼忘之道,与天下同往,使希高者挹[7]其遗风,漱流者味其余津。若然,虽大业未就,观其超步之迹,所悟固已弘矣。然则运通之功、资存之益,尚未酬其始誓之心,况答三业之劳乎?又斯人者,形虽有待,情无近寄。视夫四事之供,若蟭蚊之过乎其前者耳。濡沫之惠[8],复焉足语哉?”

众宾于是始悟,冥途[9]以开辙为功,息心以净毕为道。乃欣然怡襟,咏言而退。

晋元兴三年,岁次阏逢[10]。于时天子蒙尘,人百其忧。凡我同志,佥怀缀旒[11]之叹。故因述斯论焉。

 

注释



[1] 退居引退闲居。《庄子·外篇·天道》:“以此退居而闲游江海山林之士服。”

[2] 名器用以分别尊卑的爵位及车服仪制。文选·袁宏·三国名臣序赞:“岂无鹡鸰,固慎名器。”

[3] 潜泽:潜在的恩泽。如第二篇《出家》中所说“道洽六亲,泽流天下”。此处指潜在利益亲人和万民的作用。

[4] 九译:路途遥远的国家因言语不通,须经多次辗转翻译,始能沟通。史记·大宛传》:“重九译,致殊俗。”这里指距离遥远。

[5] 糇(hóu)粮:即干粮。

[6] 锡:同“赐”,即赏赐。

[7] 挹:汲取,吸收。这里指学习。

[8] 濡沫比喻同在困境中,以微薄的力量互相帮助。典出《庄子·内篇·大宗师》:“泉涸,鱼相与处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 濡沫之惠,这里指很小的恩惠。

[9] 冥途:幽冥的路途,地狱饿鬼等地方,这里指俗世。《敦煌变文集·大目犍连冥间救母变文》:惭愧梨至此间,弟子处在冥途间。” 

[10] 阏逢:十天干中“”的别称,用以纪年。《尔雅·释天》:“太岁在甲,曰阏逢。”

[11] 缀旒liú:比喻君主为臣下挟持,大权旁落。《文选·〈册魏公九锡文〉》:“当此之时,若缀旒然”张铣注:“旒,冠上垂珠,而缀冠者,言帝室之危如旒之悬

 

本段简介:

    本段是全论的第三大部分,以宾主问答的形式,解释沙门为什么应该受到王公信士的供养礼敬。

    在前五篇论文系统阐释沙门不敬王者的原因之后,本段以宾主问答,补充讨论了沙门为什么应当受到世人礼敬的问题。文中宾客问,为什么修行尚无成就的初学沙门便可以接受王公信士们的礼拜供养。远公通过阐明沙门自觉觉他的功德,对此问题予以解答。

    如果说前五篇是解答了“沙门不敬王者”的问题,那么本段中则进一步阐释了“王公信士应当礼敬沙门”的原因。至此,远公就僧俗之间的礼敬关系,出了完整明确的论述。

 

白话:

    论文写成之后,有隐退闲居的宾客深夜踏月而来,共同聚集在法堂。宾客问道:“拜读了您的论文,大意清楚,似乎没有什么不妥。不过有一天再次研读时,感觉稍有不尽人意之处。我也同意,僧人的德行仪式是不同于世俗的特殊礼制,是修道者外在的重要标志,在对待君主、亲属上,固然应当免去礼敬的形式。现在所疑惑的是,对初学艰深佛道的沙门来说,他们期望于未来证得出世的功德,今世中没有带来泽流天下的功效,来世的果报又玄而不见应验,却使王公们献上供养,信奉者们屈身礼拜。这是不是在坐享他人的恩惠,对未来功德计算为之过早了?由此也会因空受他人恩惠,而落得吃白饭的讥讽啊?”

    主人沉默了良久,才回答说:“请让我为诸位贤士以眼前同类事物作个比喻。如果这里有人奉了君王的命令,到遥远得连语言都需多次辗转翻译才能沟通的国度,去了解那里的风俗。请问,君王是否应该给此人提供粮食、车马和衣服等资助呢?”宾客回答说:“应该

    主人说:“同理。名为沙门,是什么意思呢?指他们能启发蒙昧世俗的幽暗昏迷,开启造化之外的玄妙觉路。能够带领天下人,一起走上物我兼忘的大道,使得希望进取的人可以学习他的遗风,步其后尘的人能够品味到他们的流芳。如果是这样,虽然道业尚未成就,仅仅看到他们剃染出尘的行迹,受到的启发就已经很深了。而王侯为他们提供的方便和生存条件,尚不足以酬劳他们最初发心修道的誓愿,何况报答此后三业殷勤修行的劳苦呢?并且出家人身体上对外界虽然还有需求,而内心已经对眼前财物不再有贪。他们把四事供养看得就像蚊虫从眼前飞过一样轻微。这世间的小恩小惠,又哪里值得一提呢?”

    众位宾客由此方才领悟,世俗幽暗当以开启觉路为其功德,止息妄念净尽为其道业。大家领之后,欢欣神怡,慨叹一番之后离开。

    晋元兴三年(公元404年),岁在阏逢(即甲辰年),此时天子晋安帝逃亡在外,蒙受风尘,人民百般忧虑。凡与我志同道合的人,都怀有国家动荡不安的感叹,因此写了上面的论文。

 

导读:

  文中包括两部分,一是补充解释礼敬问题,二是补充造论的社会背景。第一部分包括两节宾主问答和众宾领悟而退。第一节宾主问答中有两问两答,分为四小节,一是宾客问,二是主人反问,三是宾客答,四是主人正释。

  原文从“论成后”至“贻夫素餐之讥耶”为第一小节。其中,宾客首先肯定前文所述,其次指出未尽之处。即前面只解释了沙门不敬世间王者的问题,尚未解释沙门为什么应当受到世人礼敬。文中,一方面,以初学沙门为代表,说明初学尚且应当受到礼敬,何况久修沙门岂可不加礼敬。另一方面,以王公信士为代表,王公信士尚且屈膝礼敬,何况庶民百姓。

  从“主人良久乃应曰”至“锡以舆服否”为第二小节。主人没有直接回答宾客的提问,而是思考了一个比喻加以反问。随后为第三小节,宾客答以“然”字,表示同意。

  从“主人曰”至“复焉足语哉”为第四小节,主人正释。包括两段。首先,说明在蒙昧幽暗的世俗中,沙门剃染出家的行为本身便有激发世人觉悟的作用。所以,虽然道业未成,而功德利益已经非凡。其次,指出与沙门出家修行所带来的利益相比,世人以物资供养作为回报其实远远不够,并且沙门也并非因为贪著礼拜供养才修行的。

  原文从“众宾于是始悟”至“咏言而退”为第二节,众宾领悟而退。因主人的解释,宾客们认识到,对无明幽暗的俗世来说,沙门出家修行为世人开启觉悟之路已有莫大的功德,何况其长期勤修净尽烦恼的道业,终将息心于泥洹真境,故而理应受到世人的礼敬。

  原文从“晋元兴三年”至文终为第二部分,补充造论的社会背景。通过对国势衰微的感叹,寄托了远公对佛法命运的忧虑。

 

全文总结:

一、晋元兴年间,桓玄携其威权,再次提出“沙门礼敬王者”,遭到僧俗两道的强烈反对。历时近两年,桓玄最终下诏让步。作为对此次“抗礼”之争的总结,远公撰写本论,对僧俗之间的礼敬问题作出系统阐述。

二、在第一篇《在家》中,远公指出,在家人“情未变俗,迹同方内”,所以应当奉亲敬君、礼敬王者。在第二篇《出家》中,远公说明沙门既已“变俗”“遁世”,所以不必礼敬王者。这两篇从事相层面阐释了沙门不敬王者的原因。

三、在第三篇《求宗不顺化》中,说明沙门为了追求“泥洹不变”的宗旨,所以不顺应世间的造化,而“抗礼万乘”。

四、在第四篇《体极不兼应》中,说明佛教由于体达至极,因此抗礼万乘成为佛教教义与未达至极的世间法不兼应的事相表达。

五、在第五篇《形尽神不灭》中,通过论证“神”的不灭,揭示了神如如不动的特征,成为沙门抗礼万乘不为名利所动的本体依据。

六、通过《求宗不顺化》等后三篇论文,远公从理论层面,站在“宗”“极”和“神”的法性本体角度,通过对“不顺化”“不兼应”和“不灭”的本体特征的论述,阐明沙门“抗礼万乘”是佛法本体特征的外在表现。通过抗礼万乘的外在表现,可以领悟到本体的特征,乃至契入法性本体。

七、文章最后,通过宾主问答,补充阐释了沙门为什么应当受到世人的礼拜供养的原因。

综上,通过五篇论文和宾主问答,远公对僧俗之间的礼敬关系给出完整的界定,即沙门不须礼敬王者,而应为一切王公信士所礼敬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