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净土》杂志

国内最早一本弘扬净土法门的佛教杂志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缅怀师恩 广行弘化—追忆我的恩师明公上人  

来自心之极乐   2017-04-07 08:45:38|  分类: 2016年第6期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缅怀师恩 广行弘化—追忆我的恩师明公上人 - 《净土》杂志 - 《净土》杂志

  

缅怀师恩 广行弘化—追忆我的恩师明公上人

《净土》杂志2016年第6  /德道

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日(农历十一月初四)晚十点刚过,弟子突然念叨恩师上人,辗转犹豫,还是决定向侍者师父问候一下恩师的情况。不料很快便收到回复,长老刚已往生。惊闻此讯,不由悲从中来。立刻约了几位师友急忙赶去,大众师父此时正在里屋为恩师念佛……

恩师明公上人,一生平实,待人亲切,宽和仁慈。如今缘尽归去,示现寂灭。恰东林《净土》杂志将出追思专栏,蒙编委相约,即与师兄们将历年来向恩师请益学教时的点滴见闻略为记录,献呈有缘,共缅师德。

 

一、真为信仰,“小开”出家

印光大师《复泰顺谢融脱居士书二》云:“古人谓出家乃大丈夫之事,非将相所能为,乃真语实语。非抑将相而扬僧伽也。良以荷佛家业,续佛慧命,非破无明以复本性、宏法道以利众生者不能也。”

恩师俗名冯祖慎,生于浙江湖州,祖籍浙江宁波,自幼随母亲学佛。素日亲近恩师时,常听到恩师讲小时候随母亲去寺院拜佛的事情,那时常去灵隐寺。恩师曾与我们讲,他那时候出家,是为了信仰而出家。我们就开玩笑说:“师父,您家庭富足,您出家是‘小开’出家。”恩师每次听到都开心极了。

恩师第一次到灵岩山寺,是在一九四七年,当时印光大师已经往生七个年头了。印光大师住世时,曾经念《大悲咒》加持了一大缸米,准备留给后人作为结缘之用。恩师初到灵岩山寺,还是一位皈依真达老和尚的在家居士,时年二十五岁。按照江浙一带的习俗,这么大年龄早就应该成家立业了。但恩师是一个例外。来山时身患重病,所患的是当时被称为痨症的“肺结核”,算命先生说他活不过三四十岁,所以恩师便计划在灵岩山寺念佛求往生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当吃了印祖加持过的大悲米之后,加之在灵岩山寺做义工、念佛,恩师的病情竟日渐转好,不久便痊愈了。

当时灵岩山寺的方丈妙真老和尚对恩师说:“你不要谢谢老法师(印光大师)?”

“肯定要谢的!”恩师回答。

妙真老和尚又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谢啊?光嘴巴说谢不行。你年龄不小了,就出家吧!”

于是恩师便欣然应允。

这即是恩师不可思议的出家因缘,时值一九四八年。按照印光大师制订的“五条规约”,灵岩山寺不允许剃度沙弥,方丈也不准收剃度弟子。于是妙真老和尚就让恩师到上海太平寺,依真达老和尚披剃出家。

我曾问恩师是否见过印光大师,恩师讲没有,还讲大师往生的时候,他还在湖州,但记得母亲去湖州的寺院为大师往生念佛。

 

二、勤俭惜福,垂范后人

恩师是灵岩山寺的住持,有大荷担,有大福德,但日常的生活则是惜福之至。一身长褂穿了三十多年,至往生仍旧未换。每次饭后,以开水荡碗后喝下,然后取毛巾把碗揩干,下餐继续使用。

山上历来条件艰苦,早年天天要挑水上山。恩师每天仅用一瓶开水,洗脸水用后留到晚上,加些热水再用。洗脚水也不随便倒掉,或浇花木,或冲盂器,从不随便浪费。住的地方空间狭小,还是当年妙真老和尚住过的样子。屋内以书籍为主,配以旧式的木床、木凳、桌子,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(如空调、沙发、电视、地毯等)。苏州夏天酷热,冬天湿冷,山上又没暖气,僧众多次提议安装空调,都被恩师严辞拒绝。恩师睡的床,几十年如故,旧蚊帐还是“文革”时的物件,一直用到现在。

记得二〇一一年的时候,恩师因腿疾住院,弟子前去探望,看到他嘴边有一点点脏迹,顺手从桌上抽出两张餐巾纸,想帮他擦一下。不料恩师突地打了我的手一下,接着从枕边取出一张折得小小的餐巾纸,自己擦了一下。我见后不禁感叹,恩师如此惜福,是继承了当年印光大师的作风,一任人事代谢,惜福早已成为了灵岩山寺的家风。

二〇一〇年,时值印光大师往生七十周年暨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建校三十周年,弘化社受命整理《莲蕊芬芳》纪念册。我们鉴于之前二十周年的版本过于陈旧,建议能重新排版,并数次将重排稿送恩师审阅。恩师经过认真审校后,否决了重新排版的意见,表示在原来的基础上,略增补二十周年以来的学生资料即可。当时对此很不理解,后来才明白老人家的良苦用心,其实是在教导我们惜福、谦卑。只要还能用的东西,就不要推翻前人的,重新搞一套,这样既浪费资源,又有不尊重前人之嫌。尤其是佛教界,所有资源都来自十方供养,来之不易。恩师总是说:“前人营造不易,能用的东西,修修补补能用就好,实在不能用的,才重新进行建设。”包括印公塔院在内的灵岩山寺各项建筑的修复,都遵循了这一原则。

恩师虽然勤俭惜福,但在常住开支上却能慷慨投入。我听师父们讲起,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灵岩山寺念佛堂就安装了空调。为了方便工作,在恩师的主持下,灵岩山寺成为苏州佛教界第一个买汽车、第一个买复印机、第一个买电脑的寺院。

 

三、灵岩道场,念佛第一

灵岩山下山前村的老一代村民们,至今仍记得印光大师往生不久,灵岩山寺举行精进佛七时发生的故事。有一天晚上,村民们看到灵岩山顶上火光冲天,大家都以为寺院起火了,于是都自发地拎着水桶跑上山救火,结果村民们赶上山顶时,发现火光早就不见了,竟然一点烟味都没有。原来,这个时候正是僧众晚间念佛大回向的时间,感应道交,灵光万丈。大家都赞叹祖师卓锡的道场,因僧众精进修持,而感召德光加被。

灵岩山寺专修净业的传统,一直是十方信众慕名而来的重要因缘。恩师严守祖训,依照《印光法师文钞》所示的净土思想中兴祖庭,使灵岩山寺成为十方尊崇的专修净土的道场。并规定每天必须坚持早晚课诵,半月诵戒,念佛堂常年佛七不断。记得《灵岩道风》拍摄时,有一次给恩师看样片,当时是在灵岩山寺香光厅的六号房间,上下集时长两小时,我们一边看一边注意观察恩师的神情,想看看恩师是否满意,有什么需要特别修改之处。但恩师年高,似乎是看看就睡着了,大家心里急啊,但也不忍叫醒他老人家。谁曾想,片子一结束,恩师马上就讲:“片子蛮好,就是少了念佛堂的镜头了。灵岩道场,念佛第一。”大家一想果然,后来片子公映时,专门补上了念佛堂的镜头。

恩师往生日期与印光大师往生日期相同,荼毗时,瑞相很多,大家都非常赞叹。回想恩师的事迹,立刻就想到了恩师说的“灵岩道场,念佛第一”。

 

四、事事亲为,慈和平等

灵岩山寺多宝塔始建于南朝梁天监二年,明代遭到雷击,仅剩三十三米砖砌塔身。民国时期,妙真老和尚曾发起重修倡议,但未遂愿。为圆满妙真老和尚的遗愿,恩师于一九八九年主持修复了多宝塔。由于三宝和祖师的加持及恩师的德行感召,宝塔顺利修复,费用全部来自十方信众之捐施。工程大事,恩师事必躬亲,当时他虽已六十七岁,腰腿不好,但每天仍坚持爬上五十米高的脚手架,查看工程质量,认真排缺补漏,为修复工作提出了宝贵意见。没曾想到,工程结束,多宝塔完工,恩师的腰腿竟也好了,而且比往昔更显健朗。

恩师曾开示,在编排书籍时,应设身处地地为读者着想,现代人视力差,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莲友更是如此,不同年龄段的人则对繁简体的偏好不同,所以在字号、字体上都要予以充分考虑。

居士们上山, 各个时间段都有。库房或因师父过堂等原因无人值班,住在对面的恩师便跑来亲自上阵,几十年来都如是。

恩师封笔后, 很多人都为没有求得墨宝而遗憾不已。但大多数皈依弟子或许不知道,其皈依证基本均是恩师亲自填写的,颇具纪念意义。有一些预先登记参加集体皈依法会者,恩师都一一去电通知。

恩师待人平易近人,颇具亲和力,全无架子派头。在日常接待中,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,都平等接待,言谈亲切,让人久久无法忘怀。

 

五、印送善书,普利十方

恩师一生十分重视弘传佛教文化和践行慈善事业。“文革”期间,因恩师的积极周旋,灵岩山寺诸如藏经、书画、碑刻等一批文物,得以保存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时值灵岩山寺恢复之初,在经济条件和相关政策都很严峻的情况下,恩师即恢复了佛经流通。最初为油印、蜡印,可谓困难备至。先是将书籍赠送处安置在库房内,然后慢慢办理邮寄等事宜。后来灵岩山寺与天台山国清寺、福建莆田广化寺成为改革开放后国内较早从事佛经流通的三大寺院。当时报国寺尚未恢复,灵岩山寺流通的书后面特别加印“报国寺弘化社”的字样。

二〇〇三年,弘化社在报国寺恢复成立。为庆祝这一盛事,印刷了大量法宝,恩师亲自题写书名、撰序、作跋,并随喜附印《十一祖省庵大师遗著》《十二祖彻悟大师净土集》等祖师著作。恩师多次将灵岩山寺印经款交由弘化社,一并刊印流通。历年来,弘化社流通书籍数量累计超千万册,可谓普利十方。

弘化社所流通的法宝与他处不同,儒道二家的因果书籍占了很大比重。恩师就此还作过特别的开示:儒教和佛教是相通的,都是讲做人的道理,即怎么样做好人。佛教教你先做个好人,根据佛的教导去做,众善奉行,然后在家人受学五戒十善,这是做人的道德。先把人做好,将来好成佛。那么儒家也是这样,也是要劝人为善。但是儒家跟佛教目的不同,比如修净土就是要求生西方,儒家不是教你去求生西方,它要教你做好仁义道德。从佛教来讲,先教你做好人,做好了人,有道德,才好成佛,人做不好怎么成佛呢?做好人,就要根据五戒十善去做,那人的道德就高尚了。念念把念佛功德回向西方,往生到极乐世界,就可以成佛了。信佛,念佛,学佛,成佛。

恩师的开示,往往令人茅塞顿开。想到《印光法师文钞》中,也有类似的开示:“因果者,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、度脱众生之大权也。孔子之赞《周易》也,最初即曰‘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’。此语依表面看,是说庆殃及于子孙,依实际论,其庆殃之归于本人者,当更大于子孙者多多也。箕子之陈洪范也, 末后方曰向用五福、威用六极。用, 以也。极, 穷困苦荼也。五福、六极,实示前生之善恶因及现生之善恶果也。儒经说前因现果、现因后果,孔子箕子此二语,最为明显。佛经说三世因果,最为详悉。撮要说之,则曰‘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。欲知来世果,今生作者是’。人每谓现生所享受苦乐吉凶者为命,谓天所命令,不知乃自己前生所作善恶之果报耳。天岂有厚于彼而薄于此之命令乎?故《感应篇》云:‘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。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’果知此理,则上不怨天,下不尤人。兢兢业业,恐惧修省。格除自心私欲之物,则自心本具之正知发现。由兹罔念作狂者,咸得克念作圣矣。此就儒教所说因果,尚有如此之大利益。况佛教人修戒定慧,断贪瞋痴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初则断尽世间烦惑,了生脱死,超凡入圣。次则渐渐进修,以至真穷惑尽,慧满福圆,彻证自心,成菩提道。咸皆不出因果之外。故曰,因果者,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、度脱众生之大权也。”

 

六、专弘《文钞》,专修净土

《印光法师文钞》正、续两编,先后刊印不下百十万部,流布海内外。一九四〇年印光大师生西后,诸山尊宿、海内知识纷纷把大师《文钞》正续编未收之遗稿,邮寄至上海弘化社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。后经罗鸿涛居士发心编辑《印光大师外集》,曾四次在《弘化月刊》发表征求遗著启事,经七年搜集,终于一九五〇年印光大师生西十周年(即农历十一月初四)之际结集成册。礼请慧容法师楷书抄写,并承妙真和尚、德森老法师、窦存我居士审阅校勘。于一九五八年春重新装订成十六册,又目录一册,共十七册。因缘不凑,未能付梓,遂将此稿移交苏州灵岩山寺,由妙真和尚保存,珍藏于藏经楼。十年浩劫,灵岩山寺频遭破坏。一九八〇年元旦,灵岩山寺恢复后,恩师于藏经楼清刻龙藏柜内发现此稿,完整无恙。劫后幸存,弥足珍贵,生大欢喜心,深感大师于常寂光中慈光加被所致。但恩师时在江苏,多方努力想求出版而因缘不成熟。遂于一九八四年十二月诣福建莆田广化寺谒见圆拙老法师,讨论付梓流通事宜。圆老欣然荷承,将原稿赍回广化,着手付梓,并由圆老及数位热心居士等负责校对,得以圆满夙愿,嘉惠四众。时节因缘,甚为稀有,不胜赞喜。此段故事,恩师曾于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》后作跋略为之记。

二〇〇三年以来,弘化社在诸多莲友的大力支持和共同努力下,从民国佛教期刊和典籍中搜集整理了《印光法师文钞》之增广、续编、三编中尚未收录的佚文,于二〇一〇年上山请示定名,恩师即定名为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补》,许可出版流通。

 

七、圆满慈善,长久发展

二〇一二年,国家宗教局、民政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鼓励和规范宗教界从事公益慈善活动的意见》。在此意见的指导下,恩师欣然同意弘化社成立基金会,以利专款专用、公开透明、长远发展。恩师特别为弘化社题写了“奉献、求实、勤俭、恭敬”的八字方针。这是恩师一生的写照,在日常为人处事的点点滴滴中,一直在用他的身体力行,现身说法,践行着这八个字!

一直以来,灵岩山寺用地颇为紧张,而在山下有一片四十六亩的土地,“文革”时期被交给天平果园。二〇〇一年,灵岩常住将其收回并在此兴办佛教安养院。目前入住了近百位老人,老人们恩师和常住非常感恩,大家和合共住,欢喜吃素,精进念佛。更因为此,很多老人的小辈,也与灵岩山寺、与佛教结下了不解的善缘,时常到安养院和寺院来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护持工作。

一路走来,末学等学人每因福德不足、智慧尚浅,遇到困惑时,恩师总能给予智慧的引导。

比如当今的放生问题,因受到放生环境和物命存活率等条件的制约,传统的放生方式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。每思及十方莲友的嘱托、弘化社慈济护生的优良传承以及身为佛子的使命等,末学迫切希望能探索出一条既如理如法、又符合时代社会发展、对生态和众生均有益的道路。末学为此事专门请示恩师,该如何做才能使项目走得更远。恩师慈悲开示道:“《印光法师文钞》中有讲过,素食是究竟的放生,是不放之普放。”在恩师的指导下,弘化社将原有的传统放生项目,转型为素食、放生、护生相结合的“爱护生命”项目。在遵守国家现行相关政策法规和佛教传统仪规的前提下,与政府渔政主管部门合作,开展长江、太湖等重点水域的科学放生活动。与此同时,还在灵岩山下开办了一家公益素食餐厅,为灵岩山下的有缘大众提供免费素食午餐,恩师亲为题名“福慧斋”。

又如,在当今时代,佛教机构是否应当积极参与社会慈善事业,恩师就此亦有开示:“我们佛教本身讲的就是慈悲济世。慈悲就是要度众生。怎么来度众生呢?把慈善事业做好,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说说的。国家提倡扶贫帮困,发展慈善事业,慈善本质是回报社会和利益大众的,十方来,十方去。作为佛门弟子,我们自身首先要勤俭节约,清净修持,慈悲为怀。有一次,苏州市民族宗教局来寺中开会,动员我们为少数民族困难户尽点心意,我首先带头,代表常住拿出二十万,我自己拿出两万。行慈善并不是一定要看捐出多少,关键是要开展慈善活动,并且也要量力而行。”

十数年间,末学经常因工作或接待诸事而上山亲近恩师,深蒙教诲、深受影响的故事还有很多,限于篇幅,不能一一历数。

弘化社是印光大师的两大伟业之一,承载着弘护正法、化育众生这一光荣而神圣的使命。恩师虽已示现入灭,但老人家的硕德懿行,会一直感召和指引我们,在勤修福慧、光大祖业的道路上惕励前行。祈愿恩师于常寂光中不舍众生,早日乘愿再来。南无阿弥陀佛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